玛格尔伊尼禄

Shirley's Wonderland

APH英伦家、Creepypasta、Fate、数码系列主,近期也许加上文豪和全职.

文风大概偏西幻,自己也不是特别懂,在努力摸段子中,偶尔加上歌词.

最主本家自设cp,欢迎有意向的一起交流玩耍.

我就是热爱冷cp.南极洲凿冰摸鱼党哇地哭出声(。

国王国王

*梗自Mr.Island II中同名作.向原作致意,以及有部分引用原文.

*我不太会写太宰,乱步也是

*但是还是好喜欢乱步,不过OOC肯定有.沉痛.

*至于太宰,因为我看不透他

*所以不想给他戏份啦.

*部分自读了LOF上其他太太的内容以后有的感想,咸鱼瑟瑟发抖.

*电扇自杀非原创.然而原创是哪位我忘了(。)特此声明.





--

    以自我为中心一向是利己主义者们的中心主旨,不管是什么性格类型的,在某些方面的共性是逃不掉的——这不明显,但可以察觉到。而也就是因此,利己者们对对方的那一点了解也就不能称为了解,毕竟不同比了解多得多,又试问会有哪位利己者会愿意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




    偶尔江户川乱步会做一些奇怪的梦,躺倒在床上把自己蜷缩得像一只猫的小个子青年总是敏锐眯着的眼睛被沙之人的金砂迷住,在窗外零落细碎的月光下半是情愿而又不情愿地进入梦乡,在万籁俱寂的时候。

    国木田先生念念不忘于他的理想,而这一夙愿在江户川乱步的梦里也许会是一片可宿之乡。在里面栖息的武侦社的各位就是无害的小羊,有着卷曲的角和柔软的毛,撒开来不及变硬的蹄子奔跑在原野上。


    互相顶撞的是被认为怪物的普通人和被认为是普通人的怪物,他们有时候亲如兄弟又有时候疏远得仿佛从来不曾认识彼此,甚至在看着对方流血受伤的时候也是部分会去为同伴舔舐伤口,另一部分就那么漠然地看着——再怎么说,都是各自的事情。


    而也许的也许,这片归乡并不太平,会有雷雨像暴怒的天神企图撕碎天空倾洒泪水,而就在它来到的前夕,孤独的牧羊人会拉着小羊们的蹄子,放开喉咙唱无人能懂其含义的歌。


    那是一个国王和他安睡的梦。




    ...哦,不过牧羊人的形象大概和福泽先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想到这点他笑出声音,继续晃动双腿坐在办公桌上。那个理想乡生长有每个人的软肋——他早就看出来了,不管是否承认都是定局——谁又没有弱点呢?好吧,至少名侦探先生觉得自己的弱点小到和尘埃没有区别,举足并不轻重,完全不影响他的高傲和才智发挥。


    对这个结论特别满意的侦探先生这才有点闲心去关注身后见怪不怪的议论,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吊在风扇下吐出舌头,缠有绷带的双手自然下垂,好像真的要被死神收容了一样。


    他从办公桌上跳起来小跑到门边,摸到风扇开关毫不犹豫地摁住它,转到最大档。


    然后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挂在电扇上的估计没有他想的那么好,会是普通的“无害”的小羊——就算是梦境里的理想乡也一样。废话你见过动不动就要撞石头吃毒草或者入水抽搐着被渔网拖上来的小羊?更别提还有闲心去劝诱母羊和他一起,那什么来着,殉情。


    不过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除了他曾经努力救援过但还是选择消逝的某条生命。但那也无关紧要——那是太宰治自己的选择,也是他的那位好友自己的选择,和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没有任何关系。


    他没有权力去决定别人的选择,哦,再加上他本来也没有那个兴趣。我们的国王先生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地任性,但那也无关紧要。


    在哗然里他又大摇大摆地坐在办公桌上,拿过章鱼烧怀着朝圣的心情吃了起来。


    “也只不过是一只黑羊而已,那只在羊群中千挑万选也仍旧会被选中的黑羊。”江户川乱步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嘟囔,湖绿色的眼睛满足地眯成一条线,头上的贝雷帽因为他的动作也晃来晃去就是掉不下来,这让侦探先生更有了自傲的理由。


    “最后的生命,也只是终结在同族的祭坛上。”


    就算是国王,在这一点上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他漫不经心又全神贯注地给现状打上这样的注解,意料之外又理直气壮——谁说他的洞察真的能够分析出一个轻易读透的太宰治,大概他能理解到的也不过是他希望理解的,至于其他的他也不怎么打算深究,仅此而已。


    他无意救援——谁说他有那么高尚?顶多在对方继续奔向自杀之路的时候会深深地看上一眼,最后咧嘴笑着祝他“恭喜恭喜”。


    尽管最后谁都会得救。


    国王也不例外。




    青年把空掉的包装盒丢过去,刚好砸在爬起来正在接受训话掐脖子特殊Service的黑羊脸上。江户川乱步一如既往眯着眼睛,任性的国王想了想该说什么,最后打算有点改变。


    毕竟一成不变是侦探的大敌,而这包括和他人的相处模式?啊啊,姑且这么理解好了。


    他不太想看见对方手臂上的绷带,于是用了点力扣好脑袋上的贝雷帽,有些洋洋自得地发号施令。


    “零食吃得差不多了,帮忙买些新的回来——我要之前那家店的新品。”


    他们的目光不经意地必然性相遇,在那一刻江户川乱步才有些不情愿地让自己意识到其实国王也不只他一个,好吧,但他承认的或许也只能再多这么一个,仅此而已。


    他大概看见黑羊微笑了,但那也无关紧要。


    他们都是自己的国王,或许这么说更恰当,但那也无关紧要。


    “啊,是是是,乐意效劳,乱步先生。”


      于是国王也微笑了。




--

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躺平

找同好一起聊聊这对x我一开始吃太敦结果一看见乱步主场出来就(。

原意是写写看“心目中的太宰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偏得不是一点厉害(ntm

乱步讲述的黑羊就是我对太宰的看法啦绝对不是因为我看着他的毛觉得像绵羊才这么写的

那么...祝各位食用愉快?

下次有梗也许大家还能看见我.沉痛.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