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尔伊尼禄

Shirley's Wonderland

APH英伦家、Creepypasta、Fate、数码系列主,近期也许加上文豪和全职.

文风大概偏西幻,自己也不是特别懂,在努力摸段子中,偶尔加上歌词.

最主本家自设cp,欢迎有意向的一起交流玩耍.

我就是热爱冷cp.南极洲凿冰摸鱼党哇地哭出声(。

致永恒和将逝的星球

*PWP

*逻辑被我吃掉了

*意识流的肉,太隐晦了不好吃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第一辆太乱车哦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说以前,江户川乱步习惯于待在自己的星球上看着宇宙浩瀚的景色和不远处太宰治所在和他保持相同旋转频率的那颗行星,那么现在的体验对于名侦探先生来说的确是从未有过的一一他的星球在崩坏瓦解甚至消融得像春天暖阳下的雪,而太宰治就像个及时发现的救援者一样匆匆赶来,不由分说施以好心把他拉到自己的星球上去一一可事实上他正是造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去往的前路黑暗得好像看不见应有的指向标,连偶尔可以闪烁的繁星都没有。昏昏沉沉丢开理智的名侦探唯好跟着同伴的引领摸索着向前。疼痛和快感交织且所占比例几乎不能成为比例,大脑被杂乱无章的想法塞满,他好像还有余力思考,又好像什么都不能想。理性隐匿在云端等待一切结束后再度回归,而他迟钝的身体也仿佛这时候才在开始学习如何纵情并记忆,在情欲的诱导下把快感的巨浪往巅峰推去。

好像有白色的光在眼前爆炸,裂开,青年仰起脖颈犹如濒死的天鹅,瞬间获取的巨大快感就像电流贯穿他的身体,使每一条敏感的神经末梢都为之颤动不已,最后在大脑里回荡让他只剩下全身心感受接纳它的意识。本能让乱步只是喘息着,又重新掉回包裹他的温暖舒适的快感里逐渐下沉。

太宰治。

停机的头脑里只有一点思想的残余足够他用全部的声音和身体的反应来记住这个词以及它代表的是什么。愉悦的感觉过于强烈地牵扯着本来就在细致入微地感知一切的神经末梢,眼前早就什么都无法看清,就连那人算是温柔的应答都好像是从听觉之外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星球旋转着,不急不缓,宇宙也似乎是在慈悲地、温柔地注视着他被永远夺去的什么。

乱步觉得原来的自己在被割裂驱散,恍惚间又仿佛是新生,这样奇怪的感觉被同化着并入。他好像又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星球一一又好像没有,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什么纽带已经把他和太宰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

乱步低下头去,他的嘴唇触碰到了太宰的肩膀,那上面的绷带已经被汗水浸湿透了,他感觉得到太宰有些粗糙的指腹在摩挲他的眼角把生理性的眼泪擦掉。在飘渺和不切实际一一江户川乱步最讨厌的两样事物之中,太宰治不经意的那份温柔却让他一点指责的念头都没有。这时候就算是全横滨、甚至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也只是下意识咬住了他的肩膀,算是锋利的牙齿隔着绷带怎么样都想给底下的皮肤留下些许印迹,太宰治的身体有那么片刻僵直,然后他的手指抚摸上了乱步的头发。在最终没有得到半点隐忍的呻吟里,乱步听见他在叹息。

“乱步、乱步啊……”

他没有回答,湿润的湖绿色双眼投射出的目光穿透了虚无的夜色,在直视进侵占他的人那红褐色的瞳孔里的时候明白了一切。

太宰治、他真正无法死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黏稠的液体顺着他的腿根在他的皮肤上逐渐向下流淌,被折腾到有些脱力的名侦探倒是意外顺服地任太宰治搂着给他进行后续清理,夏风是清凉而燥热的,胸腔中鼓动不安的事物是真实而生动的。他的指甲曾在太宰治绑有绷带的后背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抓痕,随时间推移他知道它们会复原,但有些东西不会。

比如他逝去的星球。

比如他日后的归宿。

“乱步、乱步啊……”

所有搅在一起的问题和萦绕在耳边的叹息等同,联系过于紧密,在理智以内和理智以外的事物交错纵横织成名为未来的网。江户川乱步收紧手臂微微施力,然后他凑上去亲吻了太宰治的嘴唇,有一只手扣在他的后脑勺上加深它的程度,这让名侦探不太舒服,但他并不抗拒。

一一在这个时候也许把那称之为永恒,都是不过分的。









有没有一起开车的小伙伴啊呜呜哇哇(。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