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尔伊尼禄

Shirley's Wonderland

APH英伦家、Creepypasta、Fate、数码系列主,近期也许加上文豪和全职.

文风大概偏西幻,自己也不是特别懂,在努力摸段子中,偶尔加上歌词.

最主本家自设cp,欢迎有意向的一起交流玩耍.

我就是热爱冷cp.南极洲凿冰摸鱼党哇地哭出声(。

Fish In The Pool

实在喜欢这一对。一开始只是听了新月入坑,看了第十话第十一话以后好的安利我吃。

虽然时间过了很久,但是还是想给已经变得冰冷落尘的这个圈子注入一点点暖流,正如我坚信随着时光推移他们最终都会明白自己对对方的情感那样,也希望这样的短篇能满足一些温暖的幻想。

毕竟他们彼此深爱,而我们对他们也是这样。

BGM:Last Days&Fish in the pool





雨声缠绕在耳边,街道上车辆行驶而过摩擦地面带来湿滑音效,少年抱紧笔记本下意识轻咬嘴唇缓解不安感,雷声炸响,霓虹在暴雨中扭曲光线被映入眼中。身边行过路人依旧将他视若无物,几个小混混一如既往放声大笑,不怀好意的目光最终依旧落在他身上。浪越微微蜷缩起身体对即将也许到来的暴力作出防御行为,虽然自知并没有什么用处、然而...

——明天,等到明天,就可以去图书馆了。

他咽下一口唾沫努力平复心情,紧紧将笔记本扣在怀里沾染温度,耳边碎语道出恶俗谩骂,悲鸣哽在喉头将发未发。头部、肩胛、腰部...果然降临在他身上的是一如既往差劲的“格斗技术”,血腥气味自胸腔向上蔓延,浓厚铁锈味堵滞胸口,耳机里歌声温柔似不泛涟漪的湖面,轻快旋律伴随骨骼哀鸣浑身钝痛以及大雨倾盆并数奏响。一轮凌虐宣告结束后浅茶色头发的少年趴伏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气力支起身子,扯扯嘴角溢出一声叹息,闭上眼睛只顾耳中乐音循环。

...等雨停了再起来吧。

雨丝浇淋身体刺激神经,他垂着头恰似离水之鱼奄奄将息,只不过雨越来越大,怕是再不想点办法起身就要淹死了——念头既定,浪越费力地支起身子,被狠揍过的身体摇晃着,喉头哽咽吐不出只言片语。此时唯有他怀中笔记依旧完好,少年缓慢挪动脚步迈进室内,寻到抽屉把它搁置在隐秘角落才伸手拭去嘴边血水,雨珠自发梢滚落,他再叹一声,却微扬嘴角于昏沉夜色中,目光注视方才放置笔记的角落。

...这样就好。再忍耐一下。

I'm wet with a blanket of rain.

And I dream of you.

——明智。

“明智君...”

只是默念着这个名字就像是有羽毛从飘着雨丝的天空中落下,暗沉模糊的意识感知到的是它在轻轻摩挲脸颊上的伤痕,极尽温柔,传递温暖。相比起来雨水浇淋过的地方可以说是寒冷得彻骨,反差过于鲜明,而浪越几乎是本能地伸手去碰触那份温暖,指尖在即将与它接触的时候却又垂下,放任自己被雨水变得冰冷湿润。明明只是刚才最温柔的一种几乎安慰般的感觉,现在从伤口上传来的疼痛却撕裂一样远胜过任何拳脚暴力。不甘、失落、悲哀,当这一切同时混杂起来的时候,暴雨就再一次汹涌而落。

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大雨再次浇淋他让他全身湿透,蛹里的蝴蝶在破茧飞舞之前就被暴雨淋湿,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过于水难中腐烂的命运。骷髅头上的鲜血被雨滴稀释——不,准确来说是同化和浸染,鲜艳的红色铺天盖地地向他卷来,妖冶而狰狞,无数闪着金光的磷蝶在雨中尽情起舞,翼尾一抹绚烂的色彩与死亡和罪恶密不可分。地狱的舞蹈步伐不息,他无力再把它收回,也不想。

现世皆梦,夜梦为真。

但是雨没有落下。



他迟疑地睁开眼,在阳光灿烂下一张逆光的面容在他眼前无限放大。身体的酸痛在迅速消失,梦境的记忆趋于淡化,空白,但现下的一对注视着他的眼睛是真实存在的,它们由浅绀色糅合上水红,在清晨里显得有点浅淡,其中睿智的神光却不会被削弱半分。明智的手放在浪越的脸颊边,他大概猜测得到那之前的触感从何而起了——然后就像是要验证他的想法那样,明智的手向上抬了抬,按上那一处受到过刻划留下狭长伤痕的皮肤小心摩挲着。指腹蹭过昔日的疤痕带来的温度比人体常温更高了几度,青年咬了咬下唇,脸烧得滚烫。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他过去的友人、现任的恋人那似乎总是冷傲地撇着的嘴角上扬起来,凑上来在他的嘴唇上轻轻舔弄为止。浪越陷在柔软的被褥里,腰上搭着的就是天才侦探的另一只手,所视之物除了眼前人以外就是大片的白色与金色,没有刺目的血色,没有彻底的污浊与黑暗。一如鱼被放归它最适的池中,心脏可以尽情自由地跳动,每一息都是对现下平静而温柔的生活的祝福。

“这绝非是黄粱一梦。”

那时候怀着病态的笑容有些落寞地向少年所讲述的,他和眼前人的过去、以及对未来的追求,他们一起创造的公式绝非错误,即使最终被告知有一人会因此而死。浪越曾如此疯狂地追求着,放下一切寻求着所谓可能的“正确”,他渴望认可,他不希望往昔唯一的挚友放开他的手,不希望自己被他否定——所以他疯狂,他引领人心变动的社会革命,他最后自己先放开了明智的手。

他原以为自己的生命在那一跃后会迎来终结,殊不知真正的正确离了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无法达成。感谢神明,徘徊在黑夜中的少年在他成为青年以后终于又一次被他的挚友拉住了手,接踵而来的便是紧紧的拥抱,哪怕骨骼哀鸣着求饶也不愿放开的固守。浪越记得那个总是以理性克制感情的人眼中终于氤氲出的水汽,明智没有给他自己声音哽咽的机会,只是凝视着他的眼睛,凝视着,凝视着,最后他说:

“这次是真的救到你了。”

现在他们共事于一家侦探事务所,日常不过刚才那般,电脑里被无限修正的暗黑星完好运行依旧,晨起洗漱过后浪越握着牛奶杯坐在餐桌边,眯着眼睛嗅闻明智正在翻动的蛋饼发出的香气,在对方把早餐端上桌的时候顺手替他整好衣领。晨间新闻用道貌岸然的语气播报着某某大盗认罪伏法,而新近修改颁布的法律又增加了几许变革内容。

他们用一顿早餐的时间简要讨论了这一事项以及对暗黑星可能造成的推算影响,猜拳结果浪越洗碗,在碗盆与水碰撞的声音里他听见了明智敲击键盘的声响。准备带到事务所的办公用具准备完毕,他们在玄关门口换上鞋,然后浪越推开门。

——之前还阳光灿烂的天空已经一片灰蒙,透明的雨滴溅落在世间万物上,车辆川流不息,清冷的空气透进肺腑。和梦境既相似又似乎截然不同,青年踌躇了片刻,走上前伸出手去,也许雨滴又会把他淋个湿透。

但一把伞已经提前撑在他的头顶,雨滴从圆弧的面上汇聚落下,在他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光彩。浪越回过头去看着黑发青年单手撑伞,另一手握着一罐咖啡,在他们视线交错的瞬间扯了扯嘴角:“走吧,该去工作了,浪越。”

他微笑着点头回应,扣上那人的胳膊并肩而行。

The world is a dream in rain.

The splashes of water shines don't you see?

—END—




献给亲爱的明智和浪越。

有点OOC…总之祝吃得开心x感觉攻受不是很分明啊下次写点分明的(?

有不少隐喻,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之间的情感啦……啦腐x

希望有同好来点评价一起交流哇,南极洲很冷x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