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尔伊尼禄

Shirley's Wonderland

APH英伦家、Creepypasta、Fate、数码系列主,近期也许加上文豪和全职.

文风大概偏西幻,自己也不是特别懂,在努力摸段子中,偶尔加上歌词.

最主本家自设cp,欢迎有意向的一起交流玩耍.

我就是热爱冷cp.南极洲凿冰摸鱼党哇地哭出声(。

Marionette

*由段子长成的失控的文段.放飞自我系列第二弹.我真的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BGM-滨崎步 Marionette

*想吃糖然而BGM不给活路系列.那你听这个干嘛

*我尽力让它长得像颗糖并且不OOC吧.哭出声音.

*太宰与织田作友情向注意.其实也就一点点.私设有.注意.

*弹珠其实小小玩了个梗,看得出来的同好请接受我的爱(谁要



どうか忘れないで /请不要忘记

私もあの子も君も /我 那个人 还有你

仆达は表面だけ/我们只是停留在表面

缮って死んだような /徒有虚无和飘渺

颜を隠して生きる为 /这样带著面具地活

生まれて来た訳じゃない /我们生来并非为了这些


    “所以说你还真是个骗子啊,太宰。”


    名侦探靠在办公桌上对着阳光举起弹珠,晶红色的球体被打磨成圆润的形状,看得出制作的匠人算是有所用心,那一道浅淡的红色光芒诱人地透亮,倒映在青年的眼睛里就像是逐渐从湖中央染开的一抹鲜红,和绿色融合得分外困难却又意外搭调——如果它再暗沉一些,说不定会让人想到湖水里晕开的鲜血。他漫不经心地晃着双腿,笑得像个孩子,说出的话却和那些哭着的女人有着全然不同的意味。


    “被乱步先生这么说,我也是会感到难过的啊。”


    深褐色卷发的青年把一盘茶叶饼放到他身边,笑容亲切随和,让人挑不出错处。江户川乱步的唇角几不可闻地动了一下,然后他拿起一块茶叶饼咬下第一口,焕发出的笑容鲜活柔软,话语也成正比地一针见血起来。


    “我有说错吗?空空如也的太宰先生。

    

    “能把一个空壳演绎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我能看穿你背后的丝线,大概你就有荣幸成为第一个蒙蔽了名侦探的人呢。”


    “啊啊,果然还是笨蛋的我是跟不上乱步先生的思维的,”太宰揉了把乱步的黑发(他居然没有被反抗!),有点毛,痒丝丝的,比起那天他私下在乱步运用超推理的时候轻轻捏的那一把有更确切的触感,老实来说他挺喜欢的,“所以就只好沦为给乱步先生准备点心的帮手啦。”


    他把第二块茶叶饼递到乱步嘴边,名侦探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青年的笑容还是那么亲切随和,让人挑不出错处,只是在眼睛深处,微不可闻地泛起了片刻涟漪,就像无风的湖面突然颤抖了一下那样。


    “操纵木偶的丝线要被斩断,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呢。”


    人的身体想要像断线的木偶一样躺着失去存活的价值,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呢。


    红色头发的青年偏好的威士忌牌子是詹姆松,在酒吧激情的音乐里他似乎是属于那里的人又似乎不是,他蓝紫色的眼睛曾经没有温度,在有了入世的温度以后笑容好像也变多了。他不是提线木偶,不管是在黑手党还是离开以后,他的壳子里面有最真实的血肉,很可惜的是太宰治没有。


    “到救人的那方去。”


    于是他的丝线掌握在安详睡去之人的手里,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如他所愿——可是织田作还是没有告诉他要怎样才能拥有自己的血肉——或者说他说了,只是太宰治不适合,或者把它弄丢了,所以他没有。


    回过神来江户川乱步把第三块茶叶饼放到他嘴边,笑容鲜活柔软,话语却一点都不成正比,一点都不一针见血。


    是啊是啊,在超推理和名侦探小孩子气的壳底下,这个人还剩下什么呢?


    于是太宰治笑着表示恭敬不如从命,在最后一点糕点的甜味消失在喉咙口的时候吻上了眼前人的唇。


    盘子空了。


--

欢迎同好交流x这对真可爱啊出不来了(。

我是谁我在哪(。

评论(4)

热度(28)